斯内普先生的魔杖

是个很懒的家伙

韦斯莱小段子

啊,略有私设,大家看得开心就好

1.
  “我不管,我少了一个耳朵是伤残人士了。”乔治别开头。

  “我也不管,我少了一个身体也是伤残人士了。”弗雷德也别开头。

  “你们两个混蛋不要一边装作吵架一边压榨你们的弟弟!”罗·在店里忙到癫狂要翻脸了·恩如此吼道。
2.
 

“嗨我亲爱的弟弟罗恩!”乔治一拍罗恩的肩。

  “今年我们送的生日礼物绝对是最棒的!”弗雷德从背后摸出一个礼物盒子。

  “打开看看,你绝对会喜欢。”乔治和自己的双胞胎兄弟对视一眼,暗暗的坏笑了一下。

  罗恩看了他们一眼,怀疑的接过礼物盒:“等等,你们确定?我记得去年你们两个送了我一直内部全是毛脚蜘蛛的布熊。”

  “噢,对于那件事我们深表歉意。”

  “所以更加精心的准备了今年的礼物”

  罗恩拆开礼品盒:“嘿!巫师长袍,你们真的转性了!”

  “嗯?什……”弗雷德呆住。

  “啊哈哈哈,喜欢吗?”乔治打着哈哈,然后拖走了弗雷德小声说到,“我觉得那款长袍有点眼熟。

  “……我好像在珀西那里看到过。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两人一起陷入沉思
 
  “那是珀西送给他女朋友的!”

  “我们那个礼物盒被他送出去,了?”

  “里面装的什么来着。”

  “……塞满了鼻涕虫。”

  “哦珀西你回来了,今天约会怎么样?”正在院子里的亚瑟问。“你脸色不太好……你身上是什么,鼻涕虫是什么新时尚吗?”

  “……好了,至少我们确定我们确实拿错了。”

  “比起这个我觉得我们应该快点跑!”

3.当韦斯莱双子来到麻瓜世界

  “天啊弗雷德快看那是什么!”乔治拿胳膊肘撞撞弗雷德。

  “嘿嘿,我的兄弟别激动,隐身衣隐不了声音,而且你快把它弄掉了!”弗雷德压低声音道,“噢梅林啊,那一定是什么古老的炼金符咒。”

  “有可能――或许我们可以抄回去问问。”乔治点点头。

  弗雷德于是一脸凝重又虔诚地开始抄了起来,乔治在一边表情严肃的站着。

  如果赫敏或者波特任意一个在的话就会告诉他们那是数学题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

韦斯莱兄弟.小段子


1.“嘿,我亲爱的弟弟罗恩!”弗雷德一拍罗恩的肩膀。

   “我们新研制出的糖浆太妃糖好吃吗?”乔治立刻接上话。

   “唔!!”

   “嘿,说话,瞎唔唔代表好吃?”弗雷德看看乔治。

   “嗯......弗雷德,我们放的究竟是糖浆还是胶水?”

2.“欸,乔治,你有看到我们的短发洗发水吗?”弗雷德一边在乱糟糟的房间里翻着一边问乔治。

   “啊,你是说那个洗了就变成平头的洗发水?”乔治回话。

楼下

   “天啊,比尔你的头发发生了什么!”正在休假的查理惊呼。

   “老天,你终于觉得你的头发太长了吗,可是......”韦斯莱夫人迟疑到,“也不用剪得这么短的吧?”

   “......哦,弗雷德,我想我找到了。”

   “嗯,我也找到了,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在比尔带着他的魔杖上来前快跑。”

3.“欸,弗雷德,店里飞天泡泡糖不够了,去找找房里还有没有存货。”

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“弗雷德,恶作剧魔杖拿一下。”

   “......好。”

   “弗雷德,那个......”

   “喂喂喂!”弗雷德拿着一堆货物嚷嚷

   “嗯?哦,那个麻瓜扑克牌没有了。”

   “好吧好吧,看在你比我小的份儿上,让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

   “弗雷德,店里现在好像缺一个你。”














   “你在瞎嘟囔什么,店里收钱了快点!”弗雷德拿东西扔他,“我都变成幽灵回来陪你了还要怎样!”

【叶蓝】小段子

  欢迎大家来捉虫(并不是错字受!!!

  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许博远正操纵者蓝河在到处闲逛。

  突然,君莫笑迎面走来,许博远赶紧操纵者蓝河低头,心中默念:看不到我,看不到我....

  结果君莫笑径直走开,许博远松了一口气,这时候却收到了君莫笑的消息:“帮忙带带新人呗。”

  蓝河:没空,而且我是卧底!卧底!

  君莫笑:我刚看到你了,那么闲。

  蓝河心下一惊:我正要去打副本。

  君莫笑:副本?拿绝色练练手再打吧。

  蓝河:我练级。

  君莫笑没有回,蓝河松了口气,想要继续闲逛一会。

  君莫笑的消息又来了:我刚去看了一下,最近那个野图....

  蓝河:.....好,我去带新人


  今天的阳光不够明朗了,许博远这么想,然后登上了绝色。

  头缀又变成了兴欣头号保姆,许博远不是放弃和叶修争论了,而是在经历了兴欣会长夫人之后觉得保姆这个称号真是太好了。

  许博远带新人的时候故意使了绊子,新人团灭了,其中一个新人和叶修聊天的时候,顺口那么一说,叶修手一抖,野图没有了。

  许博远质问叶修,叶修手又那么一抖,头号保姆变成了兴欣会长夫人。

  许博远手嘴角一抽,新人又死了俩,叶修的手有那么一抖,兴欣会长夫人变成了闹脾气的兴欣会长夫人。

  会里的人巧妙的发现了这个事情。

  A:难怪我死了那么多次。

  B:我就说绝色大佬今天怎么不在状态。

  C:yooooooo,会长要哄好啊。


  绝色:靠,君莫笑,你该给我一个解释!!

  君莫笑:手抖了。

  绝色:手抖,三连冠手抖?

  君莫笑:那......喻文州附体?

  许博远......喻队只是手残没有手抖吧我靠:靠!!赶紧改回来啊!!快解释啊!!!


   君莫笑:大家别说了。

   许博远欣慰一笑。

   君莫笑 :绝色脸皮薄。

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“君莫笑!!!!!!!”


【叶蓝】小段子

  喻黄的部分是在贴吧里看到的,后面是自己的脑洞,侵权则删



  有一天,方锐突然问:“你们说喻文州那手速那么慢,能满足他自己吗?”

  魏琛叼着烟:“可是黄少天嘴快啊。”

  一旁的叶修也叼着烟,鄙视道:“猥琐!”

  许博远点点头,正想说叶修转性了,就听叶修问:“你偶像黄少天是吧?”

  许博远嗯了一声:“怎么?”

  叶修:“没啥,就像问问你嘴快吗?”

  许博远:“还好.....嗯?滚!!!”


【叶蓝】小段子

  许博远本来想登陆大号的,后来想想又拿出了蓝河的账号卡,最后却鬼使神差的登录了绝色。

  兴欣公会的新人们正在向他打招呼,不少人委婉的表达了一下是否可以一起打怪,许博远都一一拒绝了,突然又惆怅起来,现在的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纯粹的玩过游戏了呢。

  他45度角仰望天空,带上了一丝忧郁文艺小青年的气息。

  知道他看到头缀又变成了保姆。

  “君莫笑!!”

  “嗯?怎么?”

  “嗯什么嗯!你还有脸问,把保姆去掉啊!”

  “好啊!”

  和以前一样的干脆,许博远松了一口气。

  果然君莫笑没有食言,头缀变成了【兴欣会长夫人】

  “......”许博远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是职业圈大神???

  “现在好多了吧?”君莫笑这么问

  “改回来啊混蛋!”后附有一个怒火中烧的表情

  “保姆和这个选一个吧!”君莫笑

  许博远握紧了手

  “你休想”

  “不然你能怎样?”

“我退公会你信不信?!”

  君莫笑那边没有回应,许博远有点小得意,正带着愉快的心情练级,十多分钟后公会的一个野号找他:“会长,野图boss被抢了!”

  许博远:“谁干的?”

   那野号还没回话,许博远却收到了君莫笑的消息:“还退吗?”正在许博远想是什么的时候,那野号回话了:“君莫笑。”

  .....算你狠!许博远一咬牙:“那好,我选保姆。”

  君莫笑却回他:“那是刚才的选择,现在.....”

  “现在什么?”

  “现在你没得选,只能当兴欣会长夫人。”

  .........

  “君莫笑!!!”